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奥 > >正文

闫向军:旅游信息化要有大数据思维

时间:2019-05-16 来源:淄博新闻网
 

工作二十四年,大概算是资格最老的旅游局信息中心主任。“我很害怕等我老了那一天,我注册了一个网络工具,我找不到对话的对象了,我无法了解这个东西,到底它对旅游还有多大用处。”他告诉《中国信息化周报》他的担忧。

工作二十四年,闫向军大概算是资格最老的旅游局信息中心主任。“我很害怕等我老了那一天,我注册了一个网络工具,我找不到对话的对象了,我无法了解这个东西,到底它对旅游还有多大用处。”他告诉《中国信息化周报》他的担忧。

他的名片上印着微博昵称和微信账号,他会在微博上自称“洒家”,会把主持建设的中国旅游业第一个863项目——目的地数字旅游服务系统形容成 “两年前搞过的一个大家伙”。

被信息化的洪流裹挟着前进,闫向军说自己有压迫感,无疲惫感。

“我生君未生 君生我已老”

中国信息化周报: 请先介绍一下您的个人职业经历。

闫向军:我是1989年毕业于山东经济学院,学的是统计电算化。大学毕业一进旅游局就从事了这个行当。当时国内的旅游行业刚引入信息化,还没有信息中心,信息中心是2000年才成立的。近十多年,我的工作内容越来越多、范围也越来越广。实际上从某些程度来讲,(我的个人经历)也算是我们旅游信息化行当的一个缩微版。

这十年实际上也是一个演变的过程,一开始,信息中心就是个技术部门,就像机关里的一个电工差不多,机器坏了,我们修一修,在最早期的时候,信息中心基本上就是这么一个职能。再多一点,就涉及到电子政务的统计系统、财务系统等等。互联网的产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彻底改变了信息中心的职能定位,第二个阶段的演变就是真正变为信息内容中心。不过这种变化是很漫长,不显眼的。行业内主要负责电子政务、办公自动化,信息维护等工作,原来的这些职能在信息中心成立之后,越来越多的开始转向为旅游者获得信息来提供帮助。

这四五年来,随着大量的社交媒体,微博、手机端等各类应用的产生,信息中心的重点开始转向这些渠道,除了传统的互联网网站外,像微信、微博也承担起了网络营销的职能,一个目的地的旅游局,实际上本身的职能就决定了要负责起一个目的地的对外营销活动。比如说山东省,要向海内外推广山东这个旅游目的地,吸引更多的旅游者到这里来旅游。同样的,它要负责市场监管等等各方面的内容,实际上这叫“四位一体”——规划、管理、营销、服务,在这里的重头,是营销。

中国信息化周报: 您刚才说的是整个旅游信息化的发展历程,就您个人而言,有没有特别明显的感受?

闫向军: 有,从某些方面来讲,当年瀛海威刚出来时,我就是它的用户,包括旅游局也是它的用户,我们也是跟随着互联网不断地成长,其中我有一个感觉特别的深刻,所谓的信息中心(主任),必须要具备互联网思维,因为从某些方面来讲,旅游业是不断变化的、而且是具备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双重性质的行当。作为一个旅游局的信息中心(主任),你必须要了解网络各种工具、渠道、传播方式,比如说微博、微信。当它出现的时候,你就需要考虑,如果用这些新兴工具来传递旅肇庆市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最专业游目的地的信息,会是什么样子。在此前,没有任何的先例可参照。

实际上,这在政府部门里面,像卫生、环保部门,并没有太多的营销需求,因为他们不太对外,旅游局就不一样。当一个新兴渠道出现以后,你就需要琢磨,尤其是当这个渠道到了“亿”这个量级以后,你就真的需要考虑它在旅游信息传播中的定位。

我们现在的家伙事儿算是比较全的,像是人人网上的账号、微博、微信、新闻客户端,这些都是需要考虑在内的。反之,也可以这样理解,即旅游者通过什么渠道了解旅游信息,我们就必须要占领这个渠道,否则就会形成空白。和其他的政府部门相比,可能这是旅游局信息化最大的一个特点。

中国信息化周报: 这对您个人的自我学习能力会要求比较高。

闫向军:对。其实我最害怕的,是找不到可以对话的对象。

中国信息化周报: 这句话应该怎么理解?

闫向军:比如说,当微博刚产生时,你想要了解它,就需要自己开一个账号,当微信公共账号出来时也是如此,那当另外一些新的渠道产生时,像易信、来往,你还需要尝试。我很害怕等我老了那一天,我注册了什么东西,我找不到对话的对象了,我无法了解这个东西,到底它对旅游还有多大用处。有句诗说“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举个例子,我很早的时候就对陌陌感兴趣,想研究它的旅游价值,结果我进去以后,一个熟人没碰到。越来越多的新兴媒体渠道产生后,作为一个旅游局信息化的官员,你要想很透彻地了解它,前提是你要使用它,用它来进行沟通和交流。说的大一点,我们要具备一个互联网的思维方式。

但是在这种大的思维方式下,我倒不会产生束手无策的感觉。当然我觉得一代又一代的互联网发展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这也是时代的逼迫,稍微会有点担心。

“最狠毒的信息中心主任”

中国信息化周报: 我好像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您是“对信息最狠毒的信息中心主任”,有这种说法吗?您觉得您狠毒在哪儿?

闫向军:没有吧,我没听说过。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我大概是资格最老的,二十四年了。我也有很多感慨,尤其是在外向型的政府信息传播部门,决定了压迫度比其他行业要大一些。比如说国内旅游电子商务,发展速度非常快,我们需要透彻了解游客获取旅游产品信息的方式。 很多人说我不太像机关里的,可能因为我经常和这些公司打交道,参加他们的会议,了解电商发展的内容,然后站在第三方的角度发表一些意见。还有就是对这些前沿的事物有个大体的了解,我经常在很多培训会上说,我们旅游行业的干部,如果有一天,我们不理解网络,很可能我们对旅游就不懂行了。也就是我们不知道一个旅游者,他在产生旅游冲动的时候,是通过什么渠道了解旅游信息、预订旅游产品的,比如景点的门票、酒店的客房之类。实际上这些行业内差距已经产生了,如果我们的思维方式不发生改变,我们不了解这些东西,你怎么在网络上营销你的旅游目的地,规划旅游业的发展。这种紧迫感,不仅仅是对我个人的,也是对整个行业的。

中国信息化周报: 您从事这个职业二十四年,会产生疲惫感吗?

闫向军:这倒没有。不过对有些东西(的理解)倒是越治疗儿童癫痫的方法有什么来越透彻,第一,旅游局信息化的这个工作,外向性很高,光我们信息中心掌控的对外发布的媒体就有六种,微博、微信、人人网、网站、手机报、新闻客户端。在企业,当然也有这样的压力,但是在政府,压力会更大。大到政治口径,小到信息的差误,都需要掂量。一个企业的微博可以相对随意,旅游局的呢?人们首先会关注你是一个政府部门的微博,其次才是要吸引网民粉丝的关注,有时候这些东西是很难拿捏的。你写的不活泼,没人看,活泼过头了,有人会说这哪儿还像是一个政府部门的微博。

中国信息化周报: 还必须要保持一定的节操。

闫向军:是。无论是网站还是微博、微信,小到门票价格、电话号码写错,一旦传播出去,可能会造成相当大的负面影响。(因为我们有)几百万的受众,你得提心吊胆。还要时刻注意政府部门的身份、措辞,不能逮到什么话就说,这些压力远比工作上的压力要大,实际上这几年是我感到压力最大的时间。

反而是出来一个新媒体,你要让我捉摸它在旅游业中能发挥哪些作用,这种事儿好办,不过是动点儿脑子罢了,在大前提下是出不了岔子的。像开微博就是旅游局的主动行为,一开始我们就把它当做一个信息渠道来充任,当然风险还是由信息中心来承担。

中国信息化周报: 通过微博、微信等这些新媒体,您希望最终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闫向军:两个。第一,吸引更多的人到山东来旅游,第二,通过传递正确的信息,让游客感到物有所值。实际上,现在的一些分享网站,像豆瓣,以及我们行当内的马蜂窝,都有网友在传递一些攻略,比如说,你到拉萨旅游,你可能提前要看十几篇攻略,每一篇都不太一样。而旅游局就可以站在中立的立场上,出一些官方攻略。信息中心涉及到目的地,一是营销,二就是信息服务。所谓信息服务,就是游客已经决定到哪个目的地旅游了,我就根据他的兴趣爱好,给他提供旅游指南信息,他就能够得到很好的旅游体验。

中国信息化周报: 现在新媒体的推广工作是否也遇到了一些瓶颈?

闫向军:这个多了。从深层次上来讲,这是一个规律,很多政府部门都会遇到,当信息化进行到一定的深度时,就会越来越多的和本机构的一些职能部门产生大量的职能交叉。比如说,我们做了微博,很多时候就和我们的市场推广部门有关系,做了电子政务系统,就和我们的管理部门有关系。

很早的时候,我们有个说法,在政府部门里,信息化工程是一把手工程。一把手重视,事情就好办。我认为这是第一阶段。随着信息化进程的不断深入,这要求我们相关的业务部门也要具备一定的互联网意识、信息化意识,不能再运用原来的思维方式来看现在的新兴媒介。早期的时候,我们信息中心可以孤军深入,开发一个网站,那时候和其他的业务部门关联不大,局领导一认可,我们就可以开工。当这些工具越来越多、尤其是深入到旅游信息传播的核心层时,这就会和业务部门发生联系了,这就需要整体的思维方式和理念的转变。

中国信息化周报: 站在您个人的角度来看,您觉得解决这些问题的比较合理的方式会有哪些?在方法论上。

闫向军:像山东省旅游局就比较超前,比如我们开办了一个微信公共号,局长就要求旅游局的每个人都要有微信,自己先摸索。现在他就经常用微信和各个部门沟通信温州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息,当然这是局部突进的办法。从理论上讲,当然是加强培训,在工作中加强对这种工具的运用,然后通过逐渐的认知来达到这个目的。但是从我的观点来讲,恐怕还是要有一个过程,你不能强迫五十多岁的人像年轻人一样,很快就接受新兴事物。我们要做的工作无非是要缩短这个进程罢了。

“应该就是领先的”

中国信息化周报: 您进入旅游局以后负责推进的项目主要有哪些?

闫向军:两年前搞过一个大家伙,863项目,当时国家旅游局申请下来了一个算是旅游业的第一个863科技项目,然后就把这个项目交给了山东省旅游局,我们就承担了,主题就是要建设旅游目的地的数据系统。去年年初的时候我们已经通过验收,现在已经将这个项目运用到各个地市、甚至县。

中国信息化周报: 从中也一定总结出了一些值得推广的经验。

闫向军:是。因为就旅游这个行当来讲,特殊性在于不同层级的目的地互相嵌套,比如旅游者要到山东青岛去旅游,他是应当到山东省旅游局的网站还是青岛市的网站去了解信息?实际上二者具有不同的作用。所谓目的地的数据系统就是要把游客所需的信息通过各种渠道收集起来,然后再通过各种渠道进行发布,这其中不止是牵扯到山东省旅游局,而且还有各地市、各县旅游局。从个体来讲,他们又都是相对独立的目的地。在实施的过程中,我们配套的比较好的办法就是要求我们各个地市、县旅游局,尤其是地市旅游局都要成立信息中心或相应机构。

中国信息化周报: 目前国内有这样相应的旅游信息化专业吗?

闫向军:少。有的大学会有所谓的旅游电子商务这样的专业,但是更侧重于市场方面。实际上我们省内的各个旅行社、景区、酒店,在实施自身的企业信息化的时候碰到的最大的问题也是人才的问题,人才问题应该算是旅游信息化发展的最大短板。

中国信息化周报: 旅游信息化从业人员一般需要具备哪些技能?

闫向军:两个。一个是旅游专业和信息化的结合能力,二是再学习能力。高校专业毕业就直接上手应用比较难。实际上,这在其他行业表现的不太明显,但是旅游这方面的结合就太密切了,而且旅游信息内容往往是和传播渠道、或者是信息化的手段紧密相连的。

中国信息化周报:您认为旅游局的信息部门还有哪些价值是可待挖掘的?

闫向军:实际上核心还是所谓的应用价值。我们共有两个参照物,其他的政府部门和企业,很多的企业在信息化投入了多少,得到了多少回报,都会从直接经济利益上进行考量。政府部门会考量我为民众解决了多少问题,但是旅游有它的特殊性。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从接待人数、旅游收入上体现出来。另一方面,是让旅游者更多的了解所需信息。实际上我们也确实没有一个明确的指标来评估旅游信息化所产生的价值。当然我们相当多的是通过这个渠道所表现出的某些特征,比如说,微博上的粉丝、活跃度、转发量,微信公共账号上的文章的阅读量,或者说交互性等等。

比如今年我们是全国第一家在百度上进行广告投放的旅游局。企业在百度上进行广告投放,指标会是所谓的成交量,但是旅游局并非如此。我们是想通过百度,让网民知道,一搜“孔子”,就出现曲阜,但是他来不来我不知道。你说让我去考核所陕西看癫痫病好的专科医院在哪里谓的成交量,我就更不知道。所以说我只能是按照所谓的正常的流量来考核,当然这也是我们所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今年我们全面实施了才重点考虑,单纯以流量来考核是不可行的,更多的是要从大数据的概念来思考这个问题,做一个考核指标出来。

另外,从我们十几年的工作过程来看,我倒是可以下一个定论。实际上现在互联网中出现的任何一种应用模式,都可以在旅游业中找到需求,达到落地。

比如说大数据,我们和百度的合作项目,每天到底有多少人在百度上搜索山东及相关目的地名等关键词,这些人在哪儿,他们又有什么样的特征,这在传统媒体时代是我们所无法得知的。通过和百度合作,我们就可以及时掌握这些数据,知道为什么某一段时间内,一个景点的搜索量会猛然提高,这一定是我们的营销活动或者说是社会因素造成的。我们已经开发出了这样的系统,比如说现在泰山上中国移动的用户有多少,我们就可以知道现在泰山景区有多少人,还可以知道他们都是从哪儿来的,这就能够让我们摸清楚客源结构。

从某方面来讲,我们很难说某一个旅游信息化的工程能产生多大的效应,当新媒体时代来临时,我们也很难用传统媒体时代的价值观加以衡量。旅游业天然是一个与信息传播有密切联系的行当。因为旅游业中移动的是消费者,而不是商品。这就决定了他在到目的地之前要通过各种渠道来了解目的地的信息,才能保持旅游顺畅。这也刺激着旅游局的信息传递。

中国信息化周报: 山东旅游的一个央视宣传广告——好客山东,那个做的挺好。

闫向军:是。我们现在也是把那个经验越来越多地转到网络,我们从去年就开始调整,以前是单纯依赖传统媒体,现在是网络媒体和传统媒体并重。应用了YouTube视频专区、在Facebook上开账号,利用国外的视频网站、社交网站来宣传山东旅游。在谷歌上也有关键词的投放、搜索营销,我们今年开始在七个国家和地区实施了谷歌关键词营销。

中国信息化周报: 您觉得国内总体旅游信息化的建设情况如何?

闫向军:还好吧。和国外的同行相比,有一点可以肯定,差距越来越小。因为国内的IT行业和国外的差距越来越小,也就意味着我们差距的减小。一个最重要的原则是,我们毕竟是一个应用行业,我刚才提到,当某一个渠道到达亿量级用户时,一定有相当多的旅游者从中获得旅游信息,这是这几年我最大的一个心得。甭管你叫它什么,是客户端、微博微信还是社交媒体。从这点上来讲,我们和国外的差距是缩小的,而真正的差距还是在旅游局的层面上,是不是能够跟上网络工具的发展步伐。这些年,各省的旅游信息化处在加速发展过程中。

中国信息化周报: 山东省旅游局的信息化在国内是不是相对领先的?

闫向军:我觉得不应该说是相对领先的。

中国信息化周报: 您觉得应该怎么说?

闫向军:我觉得应该说就是领先的。(笑)

 

旅游圈编注:先生也是旅游圈的特约评论员、专栏作者。闫向军先生的文章涵盖旅游信息化、智慧旅游与目的地网络营销,观点犀利、观察深刻。

这是他的专栏地址: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